文章属于:/房车生活关闭窗口
狂野激情,自驾房车坝上游
2007-4-6 7:40:21   自游人
    悄悄把布仁巴雅尔的CD《天边》塞到光驱,轻轻地带上耳机,这是周五的下午,透过办公室窗玻璃眺望远方的高楼大厦之间透出那仅有的一丝丝绿色,悠扬的笛子,飘渺的歌声,时间如停滞一般,空间也好像静止了,窗外瞬间变成美丽的草原,遍地的野花,成群的牛羊。

    坝上草原位于河北省的丰宁满族自治县,属于华北平原和内蒙古草原的交界处,海拔在两千米左右。这里是距离北京最近的草原,大概300公里左右,由于全部是山路,开车大约需要5小时,由于我们是拖挂式房车,虽然牵引车是四驱越野吉普,但是速度也稍显慢,大概用了6个小时。    

    说到房车,可要好好介绍一下。房车的历史不到一个世纪,第一辆房车出现在美国,那是1929年的底特律汽车展示会上,长九尺,宽六尺,最高处高度有五尺。整体是由帆布做成的,虽然跟今天的房车相比较略有简陋,但是已经足以让人们幻想旅行中的快乐。如今的房车已经被塑造成流动的房子,就像是冯小刚的电影《不见不散》中那样的场景,在这所房子里下厨、洗澡、看电视样样都不耽误。车——不再是一个交通工具,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房车在国内的旅游市场上还是一个新兴事务,大家都没怎么见过这种拖着房子的旅行方式。据朋友说,上次房车队去新疆自驾,走到九泉附近,被老乡误认为是神州六号的零部件。这次去坝上也不例外,甚至有人专门超车想研究一下这到底是什么,在加油站加油的空隙,也有人上来打听一番,我们玩笑的回答是“坦克”。在坝上的这几天,还有游客专门上车参观。一路行程下来回头率绝对百分之一百二。


    天色一点点地放亮,车窗外的景物也慢慢的清晰起来,走过一片平淡无奇的路后,一些气势宏伟的山峰络绎走入到的视野,蜿蜒得山路也随之而来,这就是怀柔云蒙山景区,晨曦撕裂夜幕,薄雾在山间缠绵,如仙境一般。

    爬上最后一座山,朋友说,上了这座山就不用下山了,我知道坝上就要到了,山上地势平缓,已经可以看出丘陵地带的地质风貌了。此时,我已经在路上颠簸了近六个小时,虽然身体有些疲乏,耳膜也受不了迅速变化的海拔在轻声作响,但精神却异常兴奋。

    如今的坝上已经成为一个规模庞大的景点,主要接待从北京来避暑的旅游团队,因此从北京进入坝上需要交纳10元门票,从河北进入则不需要。坝上并不是平缓的草原,而是由一座座小的丘陵组成的,丘陵的东侧因为日晒严重只生长草皮,6-9月份,大片五颜六色的野花盛开,还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小蘑菇,就像一块奇异的大花毯,而阴面则生长着大片的白桦林。

    车至山坳处,众人被车外的景色所吸引,打开车门,草原的天气就像是安装了天然空调,清新、凉爽、湿润,虽然草原很凉快,但是阳光非常的猛烈,皮肤暴露在阳光下,不知不觉就会被晒伤,不论男女一定要注意防晒。举起各自的相机,机械的、数码的、手动自动一阵狂拍,取景的抓人的不一而足,享用完眼球大餐后方知此地便是我们中午野餐的地方,午餐听说是吃火锅,但莽莽草原去哪儿找电?原来房车自带小型的发电机,可以满足大家的用电需要。品着羊肉,坐在天然的大花毯上,背靠着白桦树,欣赏着远处的经典Windows XP桌面般的风景,恍然感觉似乎置身于画中。吃罢午餐,在这片充满生机的绿色中小憩,俯身将耳朵贴地听听大地的声音,空竹、风筝、在草地上尽情的打滚儿,仿佛童年那些欢乐的场面又呈现了眼前。

    不知不觉天色已暗,天气忽然变得异常寒冷,远处的农家升起了晚餐的炊烟。由于出门时没想到草原的温差这么大,衣物都准备得不够,大家虽然穿着T恤,但情绪仍然高涨。我们营地是设在进入坝上不足半小时路程的二道河子老郭家,热情好客的村民大都是满族人,他们秉承着古老文化,也沿袭着古老的生活习惯。回到营地迫不及待披上本来预备洗澡用的浴巾,似乎还是不够暖和。此举引来了老郭爽朗的笑声,一边说着草原的一天可以享受到一年四季的感觉,一边从屋子里拿出了几件军用棉大衣让我们先穿上。虽然棉大衣样子过于老土,但此时如同雪中送炭,大家迫不及待接过军大衣,连声跟老郭道谢。

    晚上站在炉边看老郭为我们烤羊腿,羊腿上刷的酱是草原特有的,而且兑了啤酒,散发出浓浓的麦香味。嘴里吃着肉串,眼睛还时不时的飘向快要出炉的羊腿上。草原的羊肉出奇鲜嫩,与城里吃的羊肉完全不同,入口即化,香而不腻。炉火把脸映得通红,暖暖的炉火夹杂着羊肉的香气弥漫在寒夜里,一切都那么回归自然。

    深夜钻进房车内,却发现竟然有大拇指那么长的蚊子,引得房车内一阵骚动。询问后才得知这蚊子不咬人,因为温差过大,草原上也根本不存在咬人的蚊子,此时车内才稍稍平息。简单把蚊子清理了一下,便关灯睡觉了。

    卸下了忙乱的工作,置身于自然中,睡眠也格外的好,竟然一夜无梦。清晨,本想去梁上拍坝上第一缕阳光,结果由于天气实在是太冷,起身后打了个寒颤,又缩到被窝进入梦乡。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房车被阳光烤得闷热,可见这里的阳光有多烈,拉开房车的纱窗,躺在阴凉处竟然还是如春天般的凉爽。

    老郭家房后还有大片的油菜花正开得旺盛,大家拿着相机又是一阵“狂轰乱炸”。

    早餐过后,老郭家门口聚集着马队,上午的安排就是骑马。一直以为骑马是很简单的事情,直到真正坐在马背上的时候,以为简单的事情竟然变成了难题。马儿并不会按照你的指挥动作,牧民教我们如何指挥,但是并不顺利。直到长年骑马的朋友骑上头马,大家的马儿才顺着头马陆续的排出了队形向梁上进发。梁上,就是山丘的最高处,有很多经常来坝上骑马的朋友,每次骑马上梁都在山下带一块石头放在梁上,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个石堆。

    从梁上远眺坝上,景色格外迷人。梁上的草长得又密又长,马儿们不禁低下头去啃食,当下马的那一刻,方知自己腿已经累到发软,腰也开始酸痛,但是眼前的美景让人顾不上已经疲惫的身躯,大家都纷纷用马儿、蓝天和绿草作为背景合影,用尽各种可以想到的姿势都觉得不够过瘾,真想把这一刻永远的留在眼前。

    午间骑马归来,老郭家为我们准备好了午餐,是草原上种植的荞麦,还有羊蝎子。午餐过后我们跟老郭一家依依道别,当回到北京时已经是深夜10点。

    从草原归来,朋友们一直在追问有何感受?此时我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蓝天白云?绿草牛羊?竟然脑袋一片空寂,似乎那些优美的词藻遭遇到美景过后都失去了颜色。我对草原了解么?恐怕只有零星的片段。因为两天时间太短,能让我体验到的有限,如果再有机会……一定要重回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