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属于:/房车生活关闭窗口
《中国新闻周刊》: 房车,假想“生活”在路上
2007-4-5 7:34:11   中国新闻周刊
   即使是不可救药的浪子也无法抗拒这种诱惑:夕阳下,大漠孤烟,房车停在风 景里,从此,只有远方,没有他乡 . 
   春天刚到,老杨的心已经乱了,自己定的必须逃离城市的日子又近了。和以往不同,这次将不是颠簸劳顿的苦旅,也不是天涯过客的孤旅,想到车里舒适的大床和供朋友享用的咖啡机,老杨更加迫不及待。  
   车停在楼下,从外表看不过是辆花里胡哨的依维柯,里面却大有乾坤。15平方米左右的地方被分为4个空间:有大床的卧室,装了坐厕、盥洗台、淋浴的卫生间,可以搓麻将的客厅和开放式厨房。客厅两边都是大窗,方便随时随地欣赏风景,橙黄的软包沙发再配以飘飘的纱帘,完全是家的味道。  
   老杨给“家”里配备了空调、液晶电视、VCD、冰箱、微波炉、煤气炉、热水器、咖啡壶等电器。冰箱和热水器是12V的,可以由车载发电机供电,这意味着,即使车停在荒郊野外,也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洗上热水澡、睡柔软舒服的床、看电视、听音乐、放影碟??   


老杨的房车--客厅

   为了成为房车一族,老杨搭上了去年整个夏天。开始时,还当是装修房子般简单,后来发现,他不得不根据底盘考虑配重,根据行驶状态考虑家具设备的承受能力。说起来可能难以置信,直到现在,他没见过也没坐过从流水线上下来的房车,仅凭着网上的照片和车友的支持,他愣是改造完成了自制的房车,因为没有图纸,每一块板子都是他指挥着老师傅钉上去的。  
   完工时已经入冬,老杨却心痒难耐,干脆搬到房车里住了一个礼拜,还请儿子在里面吃了顿泰式大餐。
   
   越野族变成房车族   

   说起山东老杨,在越野车玩家里可是鼎鼎大名。这些年,他已经把中国横穿纵跨了数趟,帖子里,听他把各种各样的生死险境讲得轻描淡写,看他把沿途景致照得尽显苍凉,处处透出江湖任我行的逍遥。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也想有个轮子上的家。  
   2005年,他从济南开着一辆改装的北京吉普2020到印尼去参加雨林拉力赛,走了那么长的路,碰到大大小小的麻烦,听他抱怨的只有三件事:一是想儿子;二是想俱乐部的兄弟;三是遗憾为了赶路不得不放弃等待美妙的落日。  
   为了扫除牵挂和遗憾,老杨为自己装备了这辆房车。这样,可以不再为赶到下一个住宿点,逼着自己赶路;可以在旅途给儿子一张舒舒服服睡觉的床;也可以和朋友们在车里面对面坐着聊,从济南到天涯都无所谓。  
   从越野一族到房车一族,老杨追求着更大的自由。现在,他正计划开着这辆改装房车,带儿子和朋友去俄罗斯。  
   “在路上”也在家里  
 
   工具的变更提示着文明形态的更替,对“在路上”的工具也不例外。即使是不可救药的浪子也无法抗拒这种诱惑:夕阳下,大漠孤烟,房车停在风景里。可以体会狂野,也可以感受温暖。  
   50年前凯鲁雅克的《在路上》出版后,美国售出了上亿条牛仔裤和百万台煮咖啡机,并且促使无数青年人踏上了漫游之路。从此,在路上,成了“垮掉一代”症候群的代名词。  
   正如小说叙述者萨尔·帕拉迪斯说的,在路上是寻求,燃烧和拯救。“他们为疯狂而生活,为疯狂而交谈,也疯狂地寻求得到拯救;他们渴望同时拥有一切东西。这些人总是燃烧、燃烧、燃烧,就像传说中那些闪着蓝色幽光的罗马蜡烛一样”。  
   50年前,也正是房车发展的起点。那时候的房车,还象征着流动的居所,好像它只归类为大篷车或者草原上的帐篷的升级,带着吉普赛人被放逐天涯的沧桑,以及“逐水草而生”的游牧气息。  

2001年,9·11之后,有助于亲友交流的房车在美国的销售额增加了20%。  
   美国梦变了,许多人对房车的要求也变了。它越来越宽大舒适,一应俱全,可以说,已经完全颠覆了“在路上”的自虐气质。也许随着工业时代的发展,房车装备的全面升级,人们在路上的流浪方式也在逐步改变,把家搬在路上,已非迫于无奈。  
   去年大热的电影《房车之旅》《拜见岳父大人2》都顺应了这一主题:在路上,更在家里。房车这个空间,不大也不小,刚好拉近了人们的距离。影片中的两家人,纷纷在房车里化解了家庭危机,发掘出快乐的真谛。  
   五脏俱全的房车,正赋予“在路上”一种新的含义,不是在自虐中追寻理想,而是在享受中分享快乐;不是为了猎奇陌生的人和事,而是重新接近日渐陌生的朋友和亲人;不是寻找生活在别处的那里,而是体味当下的花好月圆。   


电影《拜见岳父大人2》


电影《房车之旅》

   中国式房车生活   

   据说,仅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就将接待来自韩国和欧洲的近千辆房车,但房车在中国的发展却磕磕绊绊。目前,像老杨那样养一辆房车的在国内毕竟是少数,玩房车的基本上都是从参加俱乐部开始。  
   国内最大的房车俱乐部,中天行房车俱乐部的白明经理介绍说,“房车的方便,吸引一群追求后现代生活方式,爱出游的人,但这还不算主流。真正买车的,主要是演员、导演们。”据说张艺谋拍《十面埋伏》、赵本山拍《刘老根》、李玫拍《自娱自乐》的时候都是租用了房车来工作。像刘晓庆、陈道明、陈宝国这些大腕,则自己购置了进口的豪华房车。  
   租辆房车按5天计算,大约共花费万元左右,虽然车里可以同时住5个人,价钱平摊到每个人头上也要两千元。而在美国,驾房车旅行比驾轿车住酒店旅行要节省50%的费用,比乘飞机住酒店节省75%的费用。  
   1万元/5天,还是不赚钱的推广价,但对于普通人仍然贵。虽然出租率在80%左右,但中天行俱乐部目前还是赔本经营。  
   另外,在国内,出租的房车一般还只能应付短期旅行,长途旅行时因为要定时到“加油站”,也就是专门的房车营地歇脚:游客可以在那里消费、游玩、过夜,加足储备水,补充日常物品、检查一下房车的各种功能??因为房车旅行在我国才刚刚起步,相应的营地建设基本是空白,正式挂牌的营地北京只有两家。  
   现在在中国,房车还只能算奢侈消费品,是白领的时尚潮流。像老杨那样把车变成一个家的境界,还要等待时日。